昨晚(3月31日)23点10分左右,BBC发布突发新闻,世界知名建筑师、有“建筑界女魔头”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因心脏病在迈阿密去世,享年65岁。据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发布的声明:“哈迪德女士于本周早些时候感染了支气管炎。在医院接受治疗时,她突发心脏病,最终不幸离世。”

消息来得实在突然,以至于我们曾希望这应该只是愚人节的一条假新闻,过去的几个月里,她那样频繁和鲜活地出现在新闻里,虎嗅曾有报道详细介绍过她在2020年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场馆的提案设计的遭遇,她为日本政府爽约愤怒并向主场馆现设计者隈研吾提起抄袭诉讼,一切都延续着“女魔头”直爽、火爆的行事风格。上月,已经投入建设的隈研吾方案突然被发现忘记了设计点圣火的火炬台,扎哈“被退出”后的种种荒谬可谓是帮扎哈狠狠地打了日本政府的脸。然而,这一切都还没结束,扎哈就突然离世了。

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北京丽泽SOHO成了扎哈的绝笔之作,从此前的文章里我们也能看出,扎哈和SOHO有过多次合作。

昨晚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及其妻子张欣在微博第一时间向扎哈去世表示了震惊和惋惜:

在中国国内,扎哈的知名作品还有广州大剧院、成都当代艺术中心、北京新机场T1航站楼设计图等。

在世界范围内,扎哈最负盛名的作品中包括米兰高达170米的哈迪德塔、迪拜舞蹈大厦(Signature Tower)等。

扎哈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荣誉就是“普利茨克奖”,2004年,扎哈获得了被认为是建筑学领域最高荣誉的普里茨克建筑奖,这是该奖项第一次授予女建筑师。评委会评委弗兰克·盖赫里曾评论道:“2004年普奖得主可能是最年轻的得主之一,也是多年来所见设计发展轨迹最清晰者之一。她的作品充满了激情与创新。”评委艾达·赫克斯特布尔说:“扎哈·哈迪德改变了人们对空间的看法和感受。”

而扎哈自己也曾说,“我自己也不晓得下一个建筑物将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断尝试各种媒体的变数,在每一次的设计里,重新发明每一件事物。”

扎哈·哈迪德讨厌直角和直线,偏爱使用弧面和曲线,多使用钢筋混凝土结构体系。这样的天马行空的大胆设计也让扎哈一直游走在赞美和诋毁中,有人认为她是解构主义大师,也有人认为她任性的设计难以付诸实践,只能算是个“纸上设计师”。

这个出生在巴格达的女孩,11岁就有了成为设计师的愿望,她的理想一度只能存在于纸上,但1993年,扎哈在德国第一座正式建成的维特拉消防局面世,破除了她的设计无法建造的魔咒。但就算建造出来了,也还是有人说扎哈的作品也商业气息太浓重,“奇奇怪怪”不实用,只是为了哗众取宠。

她身边从来不乏冷嘲热讽的人,其中还有主流的著名建筑设计师,她用火爆的性格和疯狂的努力捍卫自己的风格,在早前的采访中她曾说过:“我坚韧不拔地去努力!我花了数倍于他人的力气!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

事实上,除了建筑,扎哈的设计还包括城市规划、产品、家具和室内空间,与她的建筑设计风格一脉相承,这些设计的共同特点都是:曲线、不规则形状、动态结构性,扎哈曾表示苏联先锋艺术是她的精神来源,她深受马列维奇的至E主义和俄国构成派的影响。

扎哈的突然离世是世界建筑界的一大损失,虽然一直不乏批评的声音,但多样化才是艺术繁荣的重要前提,我们失去了作为建筑天才的扎哈·哈迪德女士,还好她留给我们那些应该会存在很久的建筑。

作者 www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